科技行者Libra項目痛失核心成員,未來可能選擇分叉

Libra項目痛失核心成員,未來可能選擇分叉

Libra項目痛失核心成員,未來可能選擇分叉

Libra項目痛失核心成員,未來可能選擇分叉

2019年10月29日 10:48:12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微信

  • 關注官方公眾號-科技行者

    掃一掃
    關注官方公眾號
    科技行者

近日,Libra協會初始成員在日內瓦成立大會之后正式確立了項目管理結構。但幾天過去,包括Visa、eBay以及Mastercard在內的七家重要參與者突然決定撤出項目。轉變如此迅速,不禁令人為其命運深感擔憂。

來源:科技行者 2019年10月29日 10:48:12

關鍵字:區塊鏈 Facebook Libra

近日,Libra協會初始成員在日內瓦成立大會之后正式確立了項目管理結構。但幾天過去,包括Visa、eBay以及Mastercard在內的七家重要參與者突然決定撤出項目。轉變如此迅速,不禁令人為其命運深感擔憂。

Libra項目此次受挫,與近期加密貨幣行業面對的普遍性監管動蕩有關:僅今年10月,美國政府就先后對EOS開發商Block理由是存在未經申報的證券發行行為)以及TON(最大的私有代幣發行機構)處以罰款。

Libra項目痛失核心成員,未來可能選擇分叉

雖然出師不利,但Facebook方面的想法倒是值得肯定。社交巨頭希望為更廣泛的全球受眾打造一款使用體驗更為便捷的穩定幣。本月早些時候,其中一支開發者小組還公布了無許可分支版本,宣稱能夠在Facebook制度的情況下正常推動Libra項目的上線進度。然而,Facebook公司自己也不打算放棄。10月23日,公司首席執行官Mark Zuckerberg就這一重要數字貨幣的相關情況向美國監管機構進行了說明。

高達四分之一初始成員已經退出Libra項目

在Libra項目于今年6月首次亮相時,共得到28家成員的積極支持,他們也共同構成了Libra協會的基礎。Libra協會是一家總部位于瑞士的非營利性財團,主要負責監督這一新型加密貨幣的運營。在Libra公布之初,Facebook公司表示到項目正式上線時,協會成員有望增加到100家。

而Libra協會本身亦受到Libra協會理事會的管控。該理事會包含目前尚未退出的21家初始成員,每位成員至少投資1000萬美元作為項目啟動資金。此外,每1000萬美元投資將為對應的成員在理事會上獲得一票表決權。不過項目要求任何成員不得持有超過總票數1%的比例,以避免一家或者少數幾家成員獨大的局面。

但Libra項目的治理模式與加密貨幣本身剛一亮相,Facebook方面就遭到監管機構的重磅轟炸。美國國會先后召開兩場氣氛緊張的聽證會,世界各地的各國中央銀行也紛紛發布聲明(多數態度比較消極)。以印度為首的部分國家甚至表現出強烈的敵意,并導致Facebook直接取消了Libra在印度的發行計劃。

反對之聲也讓Libra協會內部的士氣受到嚴重打擊。10月2日,有報道稱Visa、Mastercard、PayPal以及Stripe表示正在重新考量是否以付費成員的身份參與Facebook發起的這一數字貨幣項目。英國《金融時報》引用“PayPal消息人士”的說明:

“項目似乎疏于籌備同監督機構相關的溝通工作,付費成員不希望監管審查干擾到正常的業務體系。”

兩天之后,傳聞得到證實,PayPal成為第一位正式退出Libra協會的初始成員。該公司發言人在采訪中表示:

“我們仍然支持Libra項目的發展愿景,并希望能夠就未來的合作方式繼續保持對話。Facebook一直是PayPal重要的長期戰略合作伙伴,我們將繼續以其他身份與Facebook合作并提供支持。”

Visa、eBay、Stripe以及Mastercard很快跟進,Booking Holdings與Mercado Pago也相繼決定退出。eBay公司的一位代表在采訪中解釋稱,雖然該公司仍然對區塊鏈技術以及加密貨幣抱有興趣,但目前決定暫不考慮將其引入現有支付業務:

“我們高度尊重Libra協會的發展愿景;但是,eBay決定不再作為初始成員參與。目前,我們專注于為客戶提供eBay自己的托管支付體驗。”

不過eBay公司的代表并沒有回應是否因外部壓力而退出Libra項目的問題。10月8日,美國參議員Brian Schatz與Sherrod Brown向Stripe公司CEO Patrick Collison、Mastercard CEO Ajaypal Banga以及Visa EO Alfred Kelly致公開信,直接威脅稱一旦參與Libra相關的支付業務,各大企業必須做好接受更多監管審查、甚至介入一切支付活動的準備。參議員們在信中寫道:

“Facebook公司實現項目發展目標的方式,就是將風險監管以及新的合規制度壓力轉移到像貴公司這樣的Libra協會成員身上。如果您繼續參與,那么監管機構不單會對與Libra相關的支付活動開展審查,同時也可能對貴公司的一切支付活動開展審查。”

Mastercard、Stripe以及Visa同樣沒有回應采訪請求,自然沒有答復這些信件是不是他們退出Libra協會的原因之一。傳統上比較傾向自由派觀點的加密貨幣社區目前已經成為眾矢之的。美國主要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公司聯合創始人兼CEO Brian Armstrong作為目前Libra協會成員,表示這樣的監管甚至威脅“非常不美國”。

目前,總部位于荷蘭的PayU已經是Libra協會理事會中唯一的一家支付業務企業。雖然該公司聲稱其業務覆蓋23億消費者,但目前面向的主要是發展中國家市場,因此在美國及歐洲等監管強度較大的地區并沒有多少實際壓力。PayU公司的代表在采訪中表示:

“我們相信,Libra生態系統的設計方案有望通過降低成本、實現近實時結算以及開放支付市場等途徑,為用戶帶來更廣泛的金融服務包容性,幫助更多難以獲得銀行賬戶的受眾群體享受金融服務,進而滿足一系列社會需求并帶來更多創新成果。我們期待與協會的現有及未來成員開展合作,努力推動金融普惠,共同為金融服務尚未覆蓋到的人群提供服務。”

Weiss Ratings公司首席加密貨幣分析師Juan M. Villaverde認為,參議員們的來信確實有可能影響到各家初始成員的立場。他在接受郵件采訪時回應稱,“這些企業顯然不想被審查制度盯上——他們不希望成為監管機構重點「關照」的對象。”

“我認為監管方面的壓力不會僅僅指向支付服務提供商。如果各國政府堅持打壓Libra項目,那么任何有意加入該協會的大型企業都會成為打擊目標。”

因此,Libra協會中的幾乎所有成員,特別是那些在美國本土開展業務的參與方,可能都無法完全避免監管機構的類似威脅。Libra采用的集中治理模式可能成為項目的致命弱點,畢竟明確的參與成員更容易淪為監管機構的打擊目標。這位分析師給出的結論是:

“如果監管機構設法引導企業退出Libra協會,那么該項目將很難順利步入正軌。正因為如此,分布式分布賬技術才高度強調去中心化以及無許可機制。很明顯,這類管控手段根本無法影響像比特幣或者以太坊這樣的公鏈系統。”

Libra表示“這都不叫事”——仍有超過1500名成員有意加入

雖然打擊接踵而至,但Facebook公司似乎仍然非常冷靜。在經歷了一系列初始成員退出之后,10月15日Libra協會首席運營官兼臨時執行董事Bertrand Perez表示,他仍有充分的信心保證項目正式啟動時吸引到100家成員。

Perez并沒有提到即將加入該協會的特定新成員,不過他表示“未來幾個月”陸續發布的新成員公告將狠狠打臉那幫唱衰者。當然,原本定于2020年上半年啟動的Libra項目恐怕需要重新規劃時間表,因為開發小組正在努力匹配法規要求。最后,他還回應了Zuckerberg對于此事的評論。

在一份新聞聲明當中,Libra協會提到“目前已經有超過1500家實體表示有興趣加入Libra項目,而且約有180家實體滿足初始成員資格。”Villaverde解釋道,除了Facebook自身以外,其他初始成員都不是不可替代的:

“實際情況是,Libra的聯盟共識模型只需要15家成員即可正常運行。對Libra來說,最糟糕的情況也就是暫時下調對于項目發展速度的預期。”

加密借貸公司Nexo聯合創始人Antoni Trenchev在采訪中表示,他們已經準備好加入該協會,而且“很早”就已經為此設立了基金。Trenchev同時指出,目前該公司正在等待監管機構的最終意見。在塵埃落定之后,“我們認為Facebook需要在項目實現全面發展之前,進行更為周密的準備工作。”但目前的情況,對Facebook來說只是一場必要的試煉。Trenchev補充稱:

“我們堅信Facebook將通過此次事件汲取教訓,痛定思痛改變自己的天真心態。另外,各家實體也可以借此機會充分評估項目的所有主張,而非匆忙做出決定。從長遠來看,這對大家都是好事。”

另外,雖然目前的情況看起來相當危急,但暫時退出的公司仍有可能在重新考慮之后再次決定加入。Villaverde告訴我們,“他們擔心的是全球各國監管機構的打壓。但只要監管部門給出了最終意見,相信這些企業會做好準備并重新給出結論。”

這一假設也與Facebook目前的態度頗為吻合。Calibra(專為Libra幣運營建立的Facebook子公司)的David Marcus在10月15日接受采訪時指出,在PayPal、Visa、Mastercard、Stripe、eBay、Mercado Pago以及Booking Holdings離開該協會之后,Libra項目“絕對不會”受到致命影響。他同時強調,即使不正式參與協會,其他企業也仍然能夠在該平臺上提供服務——包括那些已經宣布退出的企業:

“這里需要澄清的一點是,大家無需成為Libra協會成員也可以在平臺上構建服務與產品。因此,如果Visa及Mastercard希望在日后為Libra錢包發布支付卡,也同樣能夠在不參與協會的情況下達成目標。”

OpenLibra——以超越Facebook管控范圍為目標的無許可分叉方案

Facebook這邊在努力擺脫監管泥潭,而競爭者們則抓住時機希望分得一杯羹。目前,中國政府已經公開支持數字貨幣,沃爾瑪發布了自己的穩定幣,Binance公司的Venus項目以及EuroCoin也都紛紛代表著政府及私營機構向Libra發起挑戰。

但其中一波動態尤其值得關注。10月8日,區塊鏈基礎設施初創企業Wireline聯合創始人Lucas Geiger公布了OpenLibra,即Facebook正在規劃中的Libra穩定幣的無許可分叉版本。根據項目網站的介紹,OpenLibra的目標是成為“Facebook Libra的替代方案,側重于開放治理權并實現經濟去中心化。”

“OECD經合組織各國政府將專注于自主開發的區塊鏈成果,而且實際上并沒有通過立法途徑管控Facebook Libra等跨國項目的發展。因此,我們決定建立OpenLibra項目。”

在項目的GitHub頁面中,OpenLibra復制了Libra的開源代碼部分,同時配合Tendermint區塊鏈軟件。但Villaverde潑了盆冷水,表示這種做法毫無意義,因為Libra項目的重要之處并不在代碼當中。他在采訪中強調,“如果單從技術角度看,Libra項目其實并沒什么特別。”

“Stellar、Hedera Hasgraph以及XRP都采用了類似的共識模型。但Libra項目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其Caliber幣源自那些愿意參與其中的企業成員。”

這意味著任何其他項目都很難復制Libra的獨特優勢,畢竟沒有哪種分叉能夠像Facebook這樣如今這么多擁有巨額市值的重量級企業成員。Villaverde還補充道,“除非這些企業也同時支持OpenLibra,否則OpenLibra最多只能發展成像以太坊經典那樣的區塊鏈方案。大家都知道,以太坊經典只能算是以太坊的小小附庸。”

來自區塊鏈應用程序平臺Lisk.io的研究科學家Maxime Gagnebin也認同這一觀點。他在采訪中指出,“Libra項目的大規模普及源自眾多巨頭合作伙伴的支持,他們的存在就是Libra區塊鏈的法理依據。一旦失去這些伙伴,其存在意義也將隨之消失。”

但頗為諷刺的是,OpenLibra本身的開局也相當不順。就在公布這一消息后不久,就有小眾媒體報道稱已經有至少四家個人及組織成員決定退出項目。OpenLibra尚未就此事做出評論。

    大香大香伊人在钱线久久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的视频